可否遇见借我一笠人

淹没——高三时光记录册

前言#地衣(本节回忆,负能量爆炸)

这已经是高二暑假的最后一个星期了,我和我的同学们大多都进入了这样一个阶段——疯狂的补(chao)暑假作业。大面上来说,这不是个值得骄傲的事,但局中人都知道,这是不得以而为之。

我的成绩并不是很好,属于那种中等偏下型,却在骨子里有一种学神的自傲。因为我的情况比较特殊,高一和高二的上学期我是在一个偏差的高中读的书,由于底子比较好,一天到晚睡睡觉打打球,倒也能考个全校前五十。自以为天才,浑浑噩噩的浪掉了一年半。

后来,父母工作到了外市,借机让我到了该市的一个重点高中去借读。一直以来以学神自居的我被现实噼里啪啦的从我给自己构建的小世界里打了出来。第一次考试,我考了678名(全校理科生只有800个人),按照该校的高考比例划分,我连一本都很悬。我第一次知道了人外有人,第一次知道了我原来的眼界有多么的狭窄。

试卷的难度差异太大,我感觉自己是在半梦半醒的考完的,交卷后我的心脏一直狂跳,到晚上都丝毫没有好转。

结果自然又是惨剧。

妈妈渐渐变得急躁,担心我的成绩,担心我的未来。我从没有跛腿学科,变成了科科到平均分都难的境地,我一团乱麻,不知道从何理起。我想一门门课慢慢来,妈妈却想一口气全部将漏洞补上。我知道这不可能,和这些重点高中的优秀学子相比,差距太大,一些他们认为是常识和套路的题目,在我眼里就是天方夜谭。

几次600多名后,不仅仅是我对自己丧失了信心,我的借读班班主任也对我失去了信心。考试就像是导火索,每次成绩下来家里必定是一场大战。班主任再找我谈话的时候也是唉声叹气,甚至开始怀疑我在原来学校的成绩是否是弄虚作假(该学校借读是要看原来学校的成绩单的,成绩不好学校会拒绝接收)。

在一个以学习成绩为中心的学校里,成绩不好意味着你会被所有比你成绩好的人看不起。有些老师对差学生提出的问题也会爱理不理,但是我的数学老师和化学老师是个例外,每次我跑去他们的办公室问题目,他们都很耐心的和我讲解,并且不断的鼓励我,因为他们,我在这相对古板的校园里也感到无比温暖。

然而人生不是小说,没有废柴女主受尽欺辱逆袭成女王的剧情,是废柴不努力还是废柴,咸鱼不改变翻身了还是咸鱼,该欺负你的人照样欺负你。而一如既往的咸着,不去招惹麻烦也不代表麻烦就不会找上你。

我们借读班的班主任是个女王型的人物,和我之前文静的仙女班主任是天壤地别。她精干负责,教学水平极高,还有很好的文采,可惜情商却不是很高,尽管她对班级尽心尽力,可是班里的人背后都不服她,私下骂声一片。我一开始觉得班里同学这种行为实在是失礼到极致,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对她印象的转折在这学期的期末考。准高三的假期是要补课的,而这所重点高中更是在会考之后安排了期末考,我所在的考场是由我们班之前的代课老师监考的。

这件事是我有错在先,因为最后一场考试考完之后发书,我的家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学就让我带上了手机,而我,忘记将手机放在考场外,而是将其带入了考场。考试途中,我去了一次卫生间,回来的时候监考老师示意我翻口袋,我把手机交给了她。

考试后,我去找我的班主任,向她道歉并且想让她自己检查我的手机来洗清我作弊的嫌疑。她先查了小猿又查了百度,当时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我的手机是家园卡,没有办法上网。

但她坚持将我的手机带进会议室,我去她办公室打了妈妈的电话。后来,妈妈来了,我就拿她的手机搜了刚刚考完的英语阅读,但题目原创,搜索无果,我搜了两题后也就没继续了。班主任会议结束后,我们去了她的办公室。她拿着一张照片给我看,上面是我手机百度搜索记录,洋洋得意的表示,这是她连上校园网以后看见的,这是考试题目啊!还说没作弊。

我当时就蒙了,因为我没有用过我手机搜这个。要知道,那种时候,这个人都是处于震惊状态的,第一反应不可能是去找原因,而我很蠢的一遍遍重复着“不是我搜的。”就没去想这是我刚刚才搜过的,在我妈妈的手机上。

可笑的人啊!证据就在你的眼前,磊磊落落的摆着。你说不是,有谁会信?换位思考,我的学生这样,恐怕我也不会相信吧!

我的妈妈诚惶诚恐的向老师解释我为什么会带手机,但老师一直勾着一边嘴角,轻蔑的笑着。

这种局面直到我稍微清醒一点反应过来才被打破。要知道,百度账号是会同步搜索记录的啊!而我们一家的手机上登录的都是我的百度账号。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在连上校园网之后搜索记录才被同步过来的原因。

我急忙向她解释,可是她根本不信。于是我准备当面向她演示百度账号同步的事实。她冷笑着:“如果这能让你自己好受一点的话你就作吧!”言下之意就是无论你怎么解释都是为你自己掩饰而已,你以为我会信吗?

我当时脾气也上来了,因为我跟妈妈感情比较好,但她对我妈妈却是冷嘲热讽,把手机往桌上一放,既然是无用功,何必在做呢?像个小丑一样被你牵着走。

后来他又数落我对她态度不好,要我向她道歉。我很怂,想到还要在她手底下呆一年,不得不低头。

当然校规是校规,既然我把手机带进了考场,就是犯错,我主动要求零分处理。但她说算了。

本来我以为这件事就会过去,我继续坐在班级的角落,安安静静的干我的事,不想参与进任何打闹和活动。

可第二天上午,她又怒气冲冲的打电话给我妈,说百度不存在同步,我一边道歉一边又犯错。而我的妈妈是知道百度同步的事情的,于是帮我解释。她说我妈妈是在袒护我,护着自己的女儿,不跟学校老师站在统一战线上。随即挂了我妈妈的电话。

我妈妈一个人在家哭了很久,我回家后他依旧再哭,说,我没有护着你啊,我只是再说事实,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你有没有作弊,她为什么那么说我?我心疼疯了,我妈妈身体不好,这样上气不接下气我生怕他有个好歹,那一刻我连把我们班主任千刀万剐的心都有了,只恨自己不成器,不能替妈妈出头。转身就想去找班主任理论。妈妈一把拉住我,说你们班主任没做错,他只是站着自己的角度而已,她是为你好。

谢谢她,让我明白了什么叫“穷人就是小偷”,成绩差就是作弊。

而后在成绩总表出来的时候,她把我的英语算了零分,这样是合理的。但是她干了一件事,我本该是37名,她把我拖到50名,序号故意不改。

果不其然,第二天,全班同学都开始讨论我的英语为什么是零分,为什么又是37名,又是50名。

我跟他们坦白。他们开始传话,流言越来越偏离事实,同学们自然是无心,但口口相传难免有误差,却不知被歪曲的事实往往最为伤人,我控制不住自己又哭了。而班主任进门时,竟是居高临下的看了我一眼,勾起一边嘴角,我的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个成语——小人得志。

我本是非常崇拜这位老师,我本身很爱文学方面的东西,而她有很深的文学造诣,出口成章。每一个古文都能讲出一个历史故事,还很会用幽默的网络用语,这让我对她非常的尊敬,还时常在同学骂她时维护她,像个追星的小粉丝。

但这次的事件让我对她的印象跌倒了谷底,我无法原谅他对我的伤害,流言是会杀人的。当然我也没这么大面子,让她在意我是否原谅。

她把我登上报纸的小说交给我的时候,她给我稿费夸我的时候,她在我刚来的时候不声不响的陪我的时候,远足帮我拍照片的时候,仿佛都是梦的泡影,消散不见了……我记得,却又不想记得。

人真是个矛盾的生物,明明曾经那么喜爱,也会一丝不留的化为憎恶。

我发消息给我原来学校的班主任,告知她这件事,像个乞丐渴望得到她的怜悯,我无法和我的家长诉说来加重她们的负担。原来的班主任回了我很长一段话,我在那一瞬间又哭了,像是突然找到了归宿,千言万语却无法说出口,最后只回了“谢谢老师,我知道了。”我颤抖着把聊天记录截图,放进了我的私密相册里。

借读班里一个和我玩的很好的女同学和我说,这次考试她请假了,因为发烧要去吊水。后来班主任问她是不是害怕考试才请假的(这位同学成绩也不是很好),她说不是啊,真的是吊水,她的手上都扎了四个针孔了。班主任说知道了。周五家长会的时候却和全班家长宣扬有同学因为害怕考试装生病请假。她快气疯了。

全校那么多高三学生,为什么只有我们班有两位同学出现心理疾病休学?就算不高考也不想回到这个班里见到你?你到底又做了什么啊?我只是知道,在我委屈的哭的时候,你第一句对我说的话是:“你有没有心理疾病啊?这么暴躁。”

这整个暑假,我都泡在附近的辅导班里,而即将到来的名为六校联考,实则十六校联考的考试是我最期待的一次考试,希望能证明自己吧!加油^0^~不要让你在看不起我,在伤害我的家人。